| 首页 | | | | | 生活 | 笑话 | 搞笑网文 | 爆笑图片 | 故事新编 | 恐怖故事 | 设为首页

 | 宠物 | | | | | 文化 | 谜语 | 奇闻轶事 | 歇后语 | 脑筋急转弯 | 养生保健 | 贺卡传情

| flash | 小游戏 | 寓言 | 创投 | 图书 | 免费算命

 
文化首页 | 历史风云 | 历史人物 | 古今探密 | 谈天说地 | 奇闻轶事
首页 > 文化 > 奇闻轶事

解析近代史中众多的微妙巧合

发表日期:2月06日    阅览 4917 次  

  一、微妙的数字巧合
  
  学习近代史,会有许多巧合,令人惊叹。
  查阅史料就会发现,不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不论是在亚洲、在欧洲、在非洲、在澳洲、在拉丁美洲还是在这个世界的其他什么地方,只要这些历史事件没发生在别的星球上,你只要细心搜索,认真思考,总会发现关键之处的“另类数据”至关紧要,绝非偶然。
  譬如:以公元纪年每年都会出现的三个阿拉伯数字,说起来其实非常简单平常的一个普普通通的日期——11月7日,就是一组非常典型的“另类数据”。
  在11.7这组“另类数据”之中,仅仅三个数字符号,根本不用刻意演算,就可以准确无误地把二十世纪的中后期能够相互制约的,足以影响整个世界的中国、美国和前苏联(或俄罗斯)这三个大国之间的重大历史事件发生时的时间数字链接在一起。
  请看,俄国的“十月革命”成功于1917年11月7日;美国总统大选投票的日期是11月7日;巧合得是,2003年11月8日胜利召开的中共“十六大”,标志着新老交替的预备会议,不早不晚,居然还是赶在了11月7日这一天召开。
  天下事就是这么巧:在能够左右全球局势的三个大国之间,一个非常关键的国家政权交接的预备(或转换)日期,竟然“不谋而合”地全都巧合成了同一组“另类数据”。
  如此“另类”,看似非常偶然,其实都在必然之中。
  还有,满清王朝的道光皇帝(爱新觉罗·旻宁)在位30年;他的儿子咸丰皇帝(爱新觉罗·亦詝)30岁时病死在了热河;咸丰皇帝 19岁即位,而他的儿子同治皇帝(爱新觉罗·载淳),恰好在19岁这一年因病而去世。
  看看,两个30和两个19 组成的数字巧合,如此微妙地演绎了祖孙三代皇帝的生死与继位,巧合得令人惊叹。
  当然还有其他的“巧合”,许许多多,举不胜举,等待我们去发现。
  再请看,有“伟大的革命先行者”之称的孙中山先生,诞生于1866年,终年59岁。巧得是:也曾任中华民国大总统的袁世凯出生在1859年,于1916年6月6日这天去世。
  在这里,孙中山的终年数字59(岁)与袁世凯出生时的年代数字1859(年)巧合;而孙中山出生时的年代数字1866(年)又与袁世凯去世时的月份、日数字6(月)6(日)巧合。
  还有:毛泽东诞生于1893年12月,而邓小平于1997年2月去世的时候,属于他的享年数字,不多不少,恰好就是93岁。
  ——两个93的巧合,同样让人不可思议!
  还有巧合,十分微妙:清朝在位时间最长的康熙皇帝为61年(1723-1662=61);慈禧太后策划的“辛酉政变”从1861年8月22日咸丰皇帝在热河“驾崩”那天开始;道光王朝之后,从咸丰王朝开始,满清王朝一共残存了61年(1911-1850=61),满清王朝的最后一帝宣统皇帝于61岁这一年去世;而61颠倒过来为16——后金改为“清”的年代数字是1616年,而清兵入关在1644年——4乘4还得16这组数字,而中国共产党的“16大”,恰好是第三代领导集体到第四代领导集体过渡的非常关键的一次盛会。
  多么莫神奇的数字,多么微妙的链接。
  实际上,如此微妙的“另类数据”,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过程中随处可见,俯拾即是,令人叹为观止。
  绝不是危言耸听:有些重大的历史事件与“另类数据”的微妙链接,甚至比11.7这组数字链接出来的传奇更为神奇,总会令人惊叹不已。
  好吧,下面我们看看“38”这组数字的巧合:
  
  ⑴ 人物与人物之间上下关联的数字巧合
  (以年代的先后顺序为序,算式中前面的数字是后面的人去世时的纪年数字,譬如1820年嘉庆皇帝去世时,1872年出生的道光皇帝恰好38岁):
  道光皇帝38岁时嘉庆皇帝(爱新觉罗·颙琰)去世(1820年-1782年=38);
  慈禧太后38岁时同治皇帝开始“亲政”(1873年-1835年=38);
  斯大林38岁时肯尼迪出生(1879年-1917年=38);
  孙中山38岁的时候邓小平出生(1904年-1866年=38);
  慈禧太后与光绪皇帝去世时列宁(1908年-1870年=38)38岁;
  孙中山去世的时候,蒋介石38岁(1925-1887=38);
  毛泽东38岁的时候戈尔巴乔夫(生于1931年3月11 日)和(叶利钦生于1931年2月1 日)出生(1931-1893=38);
  赫鲁晓夫38岁时伪满洲国成立,溥仪(宣统皇帝)为“执政”(1932-1894=38);
  邓小平38的时候胡锦涛出生(1942-1904=38);
  宣统皇帝即位之后的38年克林顿和小布什出生(1946-1908=38);
  李登辉38岁的时候,流亡印度的********呼吁联合国帮助西藏摆脱中国的“占领”(1961-1923=38);
  江泽民38岁的时候赫鲁晓夫被迫退休(1964-1926=38);
  胡锦涛38岁的时候,铁托去世、柯西金下台、里根当选美国总统(1980-1942=38);
  陈水扁38岁的时候十世班禅额尼德尼·确吉坚赞去世(1989-1951=38);
  普京38岁的时候十一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杰布出生(1990-1952=38)
  
  ⑵ 人物与重大历史事件相连的数字巧合(以年代的先后顺序为序):
  金田起义时的洪秀全38岁生日;
  1938年蒋介石首任国民党总裁;
  孙中山去世之前的38年,光绪皇帝开始“亲政”(1925-1887=38);
  “九·一八事变”发生时的毛泽东为38岁(1931-1893=38);
  中苏“珍宝岛战争发生时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都是38岁;
  斯大林去世之后的38年前苏联解体(1991-1953=38);
  肯尼迪遇刺身亡之后38年美国发生“9·11恐怖袭击事件”(2001-1963=38);
  阿富汗“塔利班政权”被美国推翻;
  江泽民38岁的时候中国爆炸了第一颗******(1964-1926=38);
  胡锦涛38岁的时候因前苏联出兵侵占阿富汗,联合国大会要求苏联撤军,中国
  体育代表团抵制22届莫斯科奥运会(1980—1942=38);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后的38年普京出生(1952-1914=38);
  陈水扁38岁的时候北京发生动乱(1989-1951=38);
  普京38岁的时候两德(东德、西德)统一;伊拉克出兵侵占科威特(1990-1952=38);
  西藏上层反动集团发动武装叛乱之后38年,香港顺利回归(1997-1959=38);
  ********呼吁联合国帮助西藏摆脱中国的“占领”,阴谋分裂中国之后的38年,澳门顺利回归(1999-1961=38);
  
  ⑶ 以重大历史事件有关的数字巧合(以年代的先后顺序为序):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正好是中华民国38年;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之后的38年前苏联解体;
  
  ⑷ 其他:
  日本侵略中国时的主要武器是“三八枪”;
  朝鲜战争让美国人忘不了“三八线”;
  韩国与朝鲜以“三八线”划界;
  吉林陨石雨降落的日期为3月8日(1976年);
  第一次海湾战争“多国部队”对伊拉克的整整实施了38天的狂轰滥炸;
  前苏联正式解体,飘扬在克里姆林宫上空的的“镰刀斧头红旗”落地时的时间为19时38分……等等等等,与38的巧合举不胜举。
  说明:近代史中的38这组数字之所以如此重要,因为38是由17和21两组数字组成的——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成功,1921年中国共产党成立——同样,兩个19相加,还可以组成38这组数字。
  
  二、简要的史实
  
  ① 俄国十月革命1917年11月7日成功,1922年苏联正式“联盟”,1870年4月22日出生的被人誉为革命导师的列宁,于1924年1月21日逝世,终年54岁,而1879年12月21日出生的斯大林于1953年3月5日去世;1991年8月19日,于1931年3月11日出生的戈尔巴乔夫领导的苏联发生政变,1991年12月前苏联解体;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生于1952年10月7日;
  ② 1946年8月19日出生的克林顿总统领导的美国政府为53届;美国54届政府大选于2000年11月7日开始投票,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恐怖袭击,1946年7月6日出生的美国总统布什领导的“反恐战争”于2001年10月7日在阿富汗打响;2003年3月20日开始伊拉克战争;而也曾引起美国人民极大恐慌的肯尼迪总统刺杀案发生在1963年11月22日;2003年8月19日,联合国驻伊拉克总部大楼遭汽车****袭击,导致包括联合国秘书长伊拉克问题特别代表德迈洛在内的22人死亡,将联合国吓退,美国伊战泥潭越陷越深;2004年3月11日发生在西班牙马德里的“大爆炸”再次震惊世界,新当选的西班牙总理宣布从伊拉克撤兵,美国“反恐联盟”出现危机;3.11马德里恐怖袭击与上午11点多爆炸,死伤者中包括11个国家的人员;
  ③ 1866年11月12日出生的孙中山先生领导的辛亥革命1911年10月10日成功;1912年1月中华民国成立;1919年5月4日在北京爆发因为反对“二十一条”的“五四运动”;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1893年12月26日出生的毛泽东于1935年1月开始在党内居主要领导地位;中国人民于1953年开始抗美援朝;1946年解放战争开始的时候毛泽东为53岁;1966年夏季开始“文革”,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主席逝世;1978年召开的11届三中全会确立1904年8月22日出生的邓小平的主要领导地位,1989年夏季戈尔巴乔夫访华不久之后的“风波”过后,1926年8月17日出生的江泽民开始为“第三代”领袖;2001年10月7日在阿富汗战争打响的同一天,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的“翻身之仗”让中国人圆了44年的“足球梦”;而9月21日在台湾召开的国民党全会将分裂祖国的李登辉开除出党——这是具有107年历史的国民党首次开除其“前党首”;2002年11月8日召开的中共“十六大”,于11月7日完成“换届”;2002年11月8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4644次会议一致表决通过了《对伊拉克武器核查的新决议》(即第1441(2002)号决议);2004年3月20日,与伊拉克战争同月同日而不同年发生的“台湾公投”宣告惨败;
  
  现在再看与11这组数字巧合的大事
  1866年11月12日为孙中山先生的诞辰
  辛亥革命1911年10月10日成功;
  俄国十月革命1917年11月7日成功;
  1931年3月11日戈尔巴乔夫出生;
  肯尼迪总统刺杀案发生在1963年11月22日
  美国54届政府大选于2000年11月7日开始投票;
  2001年9月11日美国遭遇恐怖袭击——美联航第11次航班撞击110层的世贸大楼,双子座的大楼亦呈11状外形;
  2004年3月11日发生在西班牙马德里的“大爆炸”再次震惊世界,新当选的西班牙总理宣布从伊拉克撤兵,美国“反恐联盟”出现危机;
  3.11马德里恐怖袭击与上午11点多爆炸,死伤者中包括11个国家的人员;
  1978年召开的11届三中全会确立1904年8月22日出生的邓小平的主要领导地位; 中共“十六大”,于2002年11月7日完成“换届”;
  
  与12这组数字巧合的大事
  1866年11月12日为孙中山先生诞辰;
  斯大林于1879年12月21日出生;
  1893年12月26日为毛泽东诞辰;
  1912年1月建立中华民国;
  1991年12月前苏联解体;
  
  与17这组数字巧合的大事
  俄国十月革命1917年11月7日成功;
  1926年8月17日江泽民出生;
  
  与21这组数字巧合的大事
  1879年12月21日斯大林出生;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发因为反对“二十一条”的“五四运动”;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成立;
  列宁于1924年1月21日逝世;
  2001年9月21日在台湾召开的国民党全会将分裂祖国的李登辉开除出党
  
  与22这组数字巧合的大事
  1870年4月22日列宁诞生;
  1904年8月22日邓小平诞生;
  19(22)年苏联正式“联盟”,
  自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开始,中国共产党经过22年的武装革命斗争,终于在1949年10月1日建立新中国(1949-1927=22);
  肯尼迪总统刺杀案发生在1963年11月22日;
  2003年8月19日,联合国驻伊拉克总部大楼遭汽车****袭击,导致包括联合国秘书长伊拉克问题特别代表德迈洛在内的22人死亡,将联合国吓退,美国伊战泥潭越陷越深;
  
  与26这组数字巧合的大事
  1. 1893年12月26日为毛泽东诞辰;
  2. 1926年8月17日江泽民出生;
  
  与35这组数字巧合的大事
  1. 毛泽东于1935年1月开始在党内居主要领导地位;
  2. 斯大林于1953年3月5日去世;
  
  与53这组数字巧合的大事
  1. 斯大林于1953年3月5日去世;
  2. 克林顿总统领导的美国政府为53届;
  3. 解放战争开始的时候,毛泽东为53岁;
  4. 中国人民于1953年开始抗美援朝;
  
  与54这组数字巧合的大事
  1. 列宁于54岁时去世;
  2. 小布什领导的为美国54届政府
  3. 1919年5月4日北京爆发“五四运动”
  
  与76这组数字巧合的大事
  1. 美国总统布什1946年7月6日出生;
  2.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主席逝世;
  
  与107这组数字巧合的大事
  1. 美国53、54届政府届数相加(53+54=107)为107;
  2. 斯大林于1953年去世,列宁于54岁时去世,两数相加(53+54=107)为107;
  3. 李登辉被开除出党——这是具有107年历史的国民党首次开除其“前党首”;
  
  与3月11日巧合的大事
  1. 1931年3月11日戈尔巴乔夫出生;
  2. 2004年3月11日发生在西班牙马德里的“大爆炸”再次震惊世界;
  
  与3月20日巧合的大事
  1. 2003年3月20日美国开始打响伊拉克战争;
  2. 2004年3月20日,与伊拉克战争同月同日而不同年发生的“台湾公投”宣告惨败;
  
  与8月19日巧合的大事
  1. 克林顿总统1946年8月19日出生;
  2. 1991年8月19日苏联发生政变;
  3. 2003年8月19日联合国驻伊拉克总部大楼遭汽车****袭击,导致包括联合国秘书长伊拉克问题特别代表德迈洛在内的22人死亡,将联合国吓退,美国伊战泥潭越陷越深;
  
  与10月7日巧合的大事
  1. 现任俄罗斯总统普京生于1952年10月7日;
  2. 美国总统布什领导的“反恐战争”于2001年10月7日在阿富汗打响;
  3. 2001年10月7日中国足球队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打了一场“翻身仗”。
  
  与11月7日巧合的大事
  1. 俄国十月革命1917年11月7日成功;
  2. 美国54届政府大选于2000年11月7日开始投票;
  3. 2002年11月8日召开的中共“十六大”,于11月7日完成“换届”;
  
  与2002年11月8日巧合的大事
  1. 2002年11月8日中共“十六大”在北京胜利召开;
  2. 2002年11月8日,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4644次会议一致表决通过了《对伊拉克武器核查的新决议》(即第1441(2002)号决议);
  此外,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4644次会议一致表决通过的《对伊拉克武器核查的新决议》(即第1441(2002)号决议)之中,另有许多数字巧合十分微妙,依然值得关注。
  
  三、为什么始终强调“数字的巧合”而非事件的巧合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一年只有365天,最多才366天,不仅天数有限而且每一天都是特定的“日子”,即:2004年1月1日过去之后就会成为历史而绝不可能再现一个2004年的1月1日。因为“特定日期”的不可复制性,能够影响“历史”的“重大事件”不可能发生在同一天,因此也就不可能出现时间与事件的毫无区别的巧合,要巧合也只能巧合在数字上。
  譬如:道光皇帝在位30年,其子咸丰皇帝终年30岁,其子咸丰19岁时即位,其孙同治皇帝19岁时去世,然而你不可能让19岁的同治皇帝在30岁时去世,而执掌朝政30年。
  正是因为客观的现实不可能让这么多的重要的历史人物在同一天降生,在同一天逝世,世界上那么多的重大历史事件也不可能发生在年、月、日绝对相同的日子里,我们想要摸索社会发展的“历史规律”,就必须打破政治上的偏见,突破所谓“人定胜天”的脆弱自尊,而大胆地利用历史上真实发生过的“数字的巧合”来验证,我们的人类社会是否真的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操纵着。
  现在我就用可以查证的历史资料来说明:能够上下关联的数字巧合,大多数发生在能够平衡或左右全球的或地区局势的大国之间,可说丁是丁,卯是卯,不会出现任何差错。
  现代史中,中国、美国和前苏联应该是我们这个世界三足鼎立的三个大国,因此与这三个大国之间的主要领导人的生死起落相关的数字,和能够影响本国或整个世界的重大事件发生时的相关数字,总会在某些衔接处出现微妙的数字巧合。
  为了更清楚地说明问题,现在我们再把前苏联、美国、中国这三个国家在重大转折时期的重要历史人物的生平简历公布出来:
  前苏联:
  列宁于1870年4月22日出生;1924年1月21日逝世,终年54岁;
  斯大林生于1879年12月21日,1953年3月5日去世;终年74岁;
  美国第53、54届政府总统:
  克林顿(42任)生于1946年8月19日;
  小布什(43任)1946年7月6日出生;
  中国共产党第一代、和第二代领袖:
  毛泽东生于1893年12月26日,1976年9月9日逝世;终年83岁;
  邓小平于1904年8月22日出生,1997年2月19日逝世;终年93岁。
  现在可以看到了:
  前苏联的列宁的去世和斯大林的诞生都在21日,而中国共产党恰好在1921年成立;
  列宁去世时54岁;斯大林于1953年逝世;巧合得是,克林顿主持的美国政府为53届,小布什主持的美国政府为54届;
  克林顿生于1946年8月19日;小布什于1946年7月6日出生;巧合的是,前苏联在1991年8月19日发生政变之后很快即解体;2003年8月19日,联合国驻伊拉克总部大楼遭汽车****袭击而将联合国吓退,美国伊战泥潭越陷越深;毛泽东主席于1976年9月9日去世;
  列宁生于4月22日,斯大林于3月5日逝世,巧合得是,邓小平于8月22日出生,毛泽东于1935年1月的遵义会议之后开始居党内主要领导地位;
  另外还有巧合,假若把上述一些数字颠倒过来,还有惊人的数字巧合:
  俄国十月革命成功于1917年,数字颠倒过来为7191——数字分为两组为71和91。
  这里,71恰好与中国共产党的“生日”7月1日的数字巧合;而91恰好可与前苏联因政变而解体的1991年的数字巧合;
  中国共产党与1921年成立,数字颠倒过来为1291——数字分为两组为12和91。
  这里,12恰好与1912年中国中华民国成立时的数字巧合;而91还可与前苏联因政变而解体的1991年的数字巧合;
  毛泽东于1935年开始居党内主要领导地位,数字颠倒过来为5391——数字分为两组为53和91。
  这里,53恰好与斯大林去世时5月3日的数字巧合;而91恰好又可与前苏联因政变而解体的1991年的数字巧合;
  美国于1945年开始称霸世界,数字颠倒过来为5491——数字分为两组为54和91。
  这里,54恰好与列宁去世时年龄53岁的数字巧合;而91又与前苏联因政变而解体的1991年的数字巧合在了一起;
  上面都是直接的巧合,只须颠倒而无须计算。下面我在以列算式的方式计算这些“另类数据”,这是你就会发现,某些“巧合”的出现实则不是偶然。
  克林顿和小布什出生时的年代数字1946年列为乘法算式可得到24这组数字(4×6=24),恰好与列宁去世时的年代数字1924年巧合;而若把24这组数字列为除法算式又可以得到38或83(24÷3=8 24÷8=3),巧合得是,俄国十月革命成功的年代数字1917年与中国共产党成立时的年代数字1921年相加,得数恰好为38(17+21=38);进一步再把俄国十月革命成功的年代数字1917年与中国共产党成立时的年代数字1921年,和“二战”结束美国开始称霸世界时的年代数字1945年相加,得数恰好为83(17+21+45=83);还有巧合,毛泽东恰好在83岁时去世。
  可以看得出来,在这里我一直在以数字对应“历史的巧合”,始终是以数字为准的,可说“事件”要绝对地服从“数字”,向来不会硬性拼凑“歪史”。
  有些存在“争议”的“事情”,譬如说“党的生日”的具体“日子”——7月1日或7月23日这两组数字,直接对应时我会利用,而到了需要列算式计算某些“巧合”的时候我会忽略不计,图得是减少误差,唯恐不实之细节干扰日后的“巧合”。
  
  四、可以按照“历史规律”预测未来吗?
  
  数字巧合,有没有必然的规律呢?
  当然有规律,而且非常明显。请看我已经掌握到的“规律”:
  1870年4月22日诞生的列宁和1879年12月21日诞生的斯大林,出生时的月份数字(4)月和(12)月先后叠加,可得到4.12这组数字,恰好与罗斯福去世时的月份数字和日数字4月12日巧合;也与蒋介石叛变革命大举屠杀中国共产党人的月份数字和日数字4月12日巧合(1927年);
  1893年12月26日诞生的毛泽东和1904年8月22日诞生的邓小平,出生时的月份数字12月和8月先后叠加,可得到128这组数字,恰好与54岁时去世的列宁和74岁时去世的斯大林的终年数字相加之后得到128这组数字巧合(54+74=128);
  而毛泽东出生时的日数字26日与蒋介石在统治台湾的年头数字26年(1975-1949=26)巧合,邓小平出生时的日数字22日与蒋介石在大陆施行独裁统治的年数字22年(1949-1927=22)巧合;
  1859年9月16日诞生的袁世凯和1866年11月12日诞生的孙中山,出生时的月份数字9月和11月先后叠加,可得到9.11这组数字,恰好与美国遭受恐怖袭击时的月份数字2001年9月11日的数字巧合;袁世凯出生时的日数字16日恰好与中共16大的数字巧合,孙中山出生时的日数字12日不仅巧合结束了中国的封建帝制走向民主共和的中华民国成立时的年代数字1912年巧合,也与中共第四代领导人出生时的月份数字1942年12月巧合;
  而孙中山的诞辰1866年11月12日,不用刻意对应即可与1911年辛亥革命成功的年代数字和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时的数字巧合——推翻满清、建立民国正好是孙中山的毕生追求的事业。
  此外还有巧合,袁世凯与孙中山去世时的月份数字6月和3月前后叠加,得数恰好与美国第32任总统罗斯福的终年数字63岁巧合;也与肯尼迪遇刺时的年代数字1963年的数字巧合;袁世凯的终年数字57岁既与北约飞机悍然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时的月、日数字1999年5月7日巧合,也与2003年发生在北京的“非典”的高峰期5月7日的数字巧合;
  如此一来,只有袁世凯和孙中山去世时的日数字6和12前后叠加出来的6.12这组数字和孙中山的终年数字59岁缺乏必要的对应了。
  那么,假如我没用错规律的话,就可以设想已经称霸59年的“美帝”,在2004年的4月至6月间这个阶段极为不利——不仅在伊拉克战争这个大泥潭越陷越深而不可自拔,到了2004年的6月12日这一天,还应该出现“致命的一击”,从而让美国更加衰落。
  请注意,我之所以预言2004年的4月到6月间的美国“极为不利”,6月12日会遭受“致命一击”,因为肯尼迪的终年数字为46岁,克林顿和小布什的出生年代数字同为1946年;而今年是2004年,6月中的12日这组数字还与罗斯福去世时的日数字4月12日巧合;
  而肯尼迪为美国的第(35)任总统,主持的是第(41)届美国政府——毛泽东于19(35)年开始居党内主要领导地位,领导中国革命(41)年(1976-1935=41);2001年(4)月(1)日发生的“王伟撞机事件”导致的“中、美之战”,其实已经将美国的“纸老虎”的本质暴露无疑;而其中的35可整数乘除为(57)或(75)两组数字——数字(57)有许多巧合,已经陈列出来,而蒋介石恰好在19(75)年4月5日去世——45还可分解为59或95——59已经有了许多巧合,95这组数字似乎应该是以后的“必然”。
  此外另有巧合,蒋介石去世和邓小平第一次“复出”的1975年为民国64年,数字上正好与1989年的“6.4风波”的数字巧合,把64颠倒过来为46,又与克林顿和小布什出生时的年代数字1946年巧合了。
  还有,罗斯福(1882年1月30日出生)与肯尼迪(1917年5月29日出生)出生时的年代数字1882年和1917年前后叠加的出来的数字99(82+17=99)巧合北约飞机悍然轰炸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时的年代数字1999年,也与毛泽东去世时的月、日数字1976年9月9日巧合;日数字1月30日和5月29日相加可得59这组数字……
  
  五、我曾经利用“历史的发展规律”,毫无差错地预测出“非典”和“禽流感”的高峰期和回落期
  
  既然说“历史的巧合”没有偶然,那么人类社会的发展历史有没有“超自然”的规律呢?
  我的回答是肯定,通过众多的数字巧合推断,在我们目前尚不可知的“冥冥之中”确实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操纵我们的人类社会。在这里我有实证为据。即依据已经探索到的“历史的规律”,我曾经在2003年的5月7日和2004年2月3日在网上发帖,准确无误地把我国境内的“非典”和“禽流感”高峰期和回落期预测出来。
  请看我在“中国飞碟探索论坛”之“第三类接触”专栏所发《与“外星人”直接对话》中对“非典”的预测:
  
  以下是引用王庆林在2003-5-7 23:54:26的发言:
  
  非典型肺炎其实不可怕。到今天(五月七日)是最高峰,从明天开始就回落了。到六月上旬,国内就不会存在疫区了,而且,以后中国会向其他国家输出较为完美的防治技术。
   若要预防,除去卫生部门公布的那些中药方之外,也可以用鲜姜丝或末(每人约15克),茶叶适量(是茶皆可),与适量“健力宝”系列饮料共煮,烧开即可饮用,每日一次,连服3-5天,可有效预防非典型肺炎。 王庆林
  再看我在中国飞碟探索论坛之“网友论坛——UFO爱好者自由交流区”所发《“禽流感”并不可怕》中对于禽流感的预测:
  
  以下是引用王庆林在2004-2-3 23:45:39的发言:
  诸位不必惊慌,中国境内禽流感的高峰期,应该在2月17日——之后就会迅速回落,至3月8日,中国就可高枕无忧了!
  再看媒体新闻: “新华网北京2月22日电(记者徐京跃、丁海军)农业部防治高致病性禽流感工作新闻发言人贾幼陵发布22日疫情时称,当天未接到新的疑似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报告和高致病性禽流感确诊报告。
     贾幼陵说,从17日起,我国内地已连续6天未接到新的疑似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报告。
     截至22日,我国内地确诊禽流感的地区涉及16个省份,分别是广西、湖北、湖南、安徽、广东、上海、新疆、浙江、云南、河南、甘肃、陕西、江西、天津、西藏、吉林。”
  
  
  看看,我预测的精确度就是如此微妙。
  那么,想知道我是如何利用“规律”,从而准确无误地把2004年2月17日作为“禽流感”在中国境内的高峰期的吗?
  实际上,我在采用1921年7月这组数字的时候,早已经进行过多次计算。
  譬如我对“禽流感”的预测,就是因为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与当年的俄国十月革命有着某种意义上的“联系”,因此我计算时就用217为准——1921年7月是中国共产党成立时的年代数字和月份数字,而1917是俄国十月革命成功的年代数字——中间的一个“1”是共用的,往前是21,往后是17,而预测3月8日以后国内就会高枕无忧了,就是利用这两个数相加而来的。
  至于我为什么要利用这两个数字,因为现代三大国的起落顺序是苏联、中国、美国——振兴中华的关键,应该与1921年7月建立的中国共产党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而发生在1917年的俄国十月革命成功之后而建立的前苏联,两位杰出的领导人的生卒数字中恰好都有21这组数字,都可与217这组数字巧合——两处巧合有起有落,以前消亡的是苏联,应该是“落”,而两组21相加得数为42——中国发生的禽流感恰好在2004年的2月开始处于高潮时期也是回落期,是一个“起”、“落”点,但是中共第四代领导人的出生年代数字为1942年,正好处于属于中华民族崛起的21世纪,因此也就巧合成了中、苏两国的“起数”叠加而成的数字217——也就是2月17日巧合为217这组数字的时候,暂时困扰中国人的灾祸就会“迎风瓦解”。
  我说美国会更加倒霉,因为关键时期的美国“赶上”的都是“落点”——53(斯大林去世的年代数字),54(列宁去世时的年龄数字),76(小布什出生时的月份、日数字和毛泽东去世时的年代数字),819(克林顿的月份、日数字和前苏联发生政变的月份、日数字、联合国驻伊拉克总部大楼遭汽车****袭击,将联合国吓退时的月份、日数字)。
  另外,禽流感肆虐时,中国境内共有16个省市自治区的49个疫区感染此疫——16恰好与中共16大的数字巧合,49恰可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的年代数字1949年巧合,公历的1949年为民国38年;而16可分解为44(4×4=16)——颠倒过来则为1644,是为清兵进关,中华民族由盛至衰的起始的世纪序数、年代数字1644年(农历甲申年);而把49以乘除法算式可分解为77(7×7=49),与1937年7月7日发生的“七.七事变”的数字巧合。
  16、49,还有37都是中国人的起落数,因为“此时”是“落点”,相乘或相除就会变成彼时的“起点”。我之所以说16、37、49是中国人的起落数,因为国度不同,起落的数字也不同。譬如,美国的起落数就是45——顺行就是“起点”——1945年开始称霸世界,2003年的4、5两个月美国军队在伊拉克战场势如破竹,3月20开战4月9日就攻入巴格达——注意,320和49这两组数字与中国也有“数字上的巧合”之联系。假若把45颠倒过来为54,则与列宁去世时的年龄数字54岁巧合了;而前苏联与克林顿共有的8月19日颠倒过来为918,恰好与中国的“九.一八事变”的数字巧合了。
  还有,可视为“起落”的还有1937年的7月7日这一天:
  发生在1937年7月7日应该说中国人的灾难日,但是,看似“挺倒霉”的某些数字,稍加变化就会出现惊人的起落:
  请看,把年代数字1937(年)分为3和7然后再列乘法算式3×7=21,可以得到的数字恰好与中国共产党成立时的年代数字1921(年)巧合;再把7月7日的数字列为一个乘法算式7×7=49这组数字,恰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的年代数字1949(年)巧合了。
  因为民族不同、国度不同,“起”或“落”的数字取向有很大差异,然而我目前还没有掌握,所以我在计算台湾回归的问题上就曾经出了差错,因此不敢多说。
  
  六、计算毛泽东的生平数字,即可发现所谓“巧合”其实就是“定数”
  
  实际上,所谓的“数字巧合”并非“偶然”所致,特定的“巧合”必须要经过特定的“步骤”,也就是说需要完成特定的“过程”,需要人们一步一步地把“整个过程”走完才能巧合特定的“结局”。
  也就是说,在毛泽东尚未出生之前,日后必将在1949年10月1日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已经成了“定局”而不可改变。但是,若想“巧合”成为这个“定局”,我们的革命领袖必须从毛氏祖先组建家庭,繁衍生息,生育并养育毛泽东开始,而我们的先辈则要从受苦受难、从经受“三座大山”的压迫,从跟着共产党求翻身闹革命开始,然后才会建党、建军、经过万里长征、三大战役……等等等等,必须把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的“过程”走完,毛泽东主席才会在饱经磨难的世界东方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通过上面的演算几乎可以这样肯定,所谓“历史发展的规律”其实是“结局”在先而“过程”在后——与我们认定的“科学”的“程序”恰好相反。
  为了更好地说明这个问题,现在我特意把与毛泽东主席相关的数字列为不同的算式,把他老人家必须经过的“过程”和必定要完成的“结局”演算一番:
  众所周知,毛泽东诞生于1893年12月26日,于1921年7月参与创建中国共产党;于1927年的8月7日建立起“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革命理论;于1927年的9月9日发动著名的“秋收起义”,于1935年1月在遵义会议过后开始居党内主要领导地位;于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领导机关北迁之后,毛泽东并未进城,而是暂居北平西郊香山“双清别墅”,至1949年9月9日这一天才进城,参加全国政协筹备会议;于1976年9月9日零时10分在北京逝世。
  好了,现在我们把毛泽东的诞辰数字中的1893列为一个加法算式,即:1+8+9+3=21,得数21恰好与中国共产党成立时的年代数字1921(年)巧合;再把月份数字12与日数字26列为一个加法算式,即:12+26=38,得数38恰好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中华民国的年号序数民国38年的数字巧合;
  假若把毛泽东诞辰数字中的年代数字1893(年)的9和3列为一个乘法算式,即:9×3=27,得数27恰好与“八七会议”过后,毛泽东亲手发动的“秋收起义”时的年代数字1927(年)巧合了;
  还有巧合更为惊人,毛泽东于1976年9月9日去世,若把9.9列一个乘法算式,即:9×9=81,得数81又与“八一南昌起义”时的月份、日数字8月1日巧合了。
  此外还有巧合:1927年9月9日至1976年9月9日,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革命的时间距离恰好是49年;而1949年9月9日,毛泽东由香山进北平城里参加政协筹备会议,至1976年9月9日去世,其间的时间距离恰好为27年;而毛泽东领导秋收起义时的年代数字恰好是1927年9月9日这一天,恰好组成了一个微妙的数据链:
  27.99→49.99→27.99
  在这个数据链中,27与49相加为76(27+49=76),与毛泽东去世时的年代数字1976(年)和美国总统小布什出生时的月份、日数字7月6日巧合,27与27相加为54(27+27=54),得数与列宁去世时的年龄数字54(岁)和小布什执掌的美国第54(届)政府的数字巧合;而3组99恰好对应毛泽东去世时的月份、日数字9月9日;中国驻南联盟大使馆被美国飞机轰炸的年代数字1999(年)和普京就任俄罗斯总统时的年代数字1999(年);
  还有,六个“9”相乘(9×9×9×9×9×9=531441)得数为531441,若是把此数分为三组,即53、14、41,恰好可与斯大林去世时的年代数字1953(年)巧合,与中国共产党成立至遵义会议召开经历了14年时间的数字巧合,也与毛泽东领导中国革命的年数41(年)巧合;而颠倒过来为14、41、35,又可与遵义会议胜利召开之后到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也是历经14年的时间数字巧合,还与毛泽东领导中国革命的年数41(年)巧合,与遵义会议召开时的年代数字1935(年)巧合;
  再有,若是把六个“9”相加(9+9+9+9+9+9=54),得数54还是与列宁去世时的年龄数字54(岁)和小布什执掌的美国第54(届)政府的数字巧合;
  再有,若把6个9罗列成为69这组数字,还与前苏联69年历史(1991-1922=69)的时间数字巧合,也与戈尔巴乔夫担任苏共中央总书记的时间数字6年零9个月(1985年3月至1991年12月)的数字巧合。
  看看,特定的历史和特定的数字巧合就是如此微妙!
  微妙的数字巧合其实就是定数而不可更改。
  
  七、2003年的伊拉克战争与中国“非典”,其实都是“定数”
  
  若是用心思索,而不是盲目自尊,不自以为地球上的人类是无所不能的“万物之灵”,那么你就会发现,2003年4、5月间肆虐华北的“非典型肺炎”,其实和地球上的其他灾难一样,都是“外星人”在暗中操纵的结果。
  我说“非典”是外星人的作品,依据的还是数字规律。既然要以理服人而不是强词夺理,我就要引用以前发生的历史事件,用权势无法删改的史实和数字作为论据。我的论据就是,近代历史之中,只要国内外的“政局”发生重大变革或是伟人去世的时候,世界上总会有天灾人祸出现,而且中国的北京总会出现一些“异常现象”——“异常”发生的时候,不早不晚,总是发生在四月、五月这两个月。请看:
  ①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成功之后,1918年全球性的“流感”,夺走了数十万人的生命;伟大的“五四”运动,不仅发生在1919年的北京,而且就发生在5月4日这一天;
  ② 1976年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相继去世,4月的北京曾经有过天安门广场“四五”事件;7月28日的唐山大地震,夺走了二十多万人的生命;之后则是“四人帮”反党集团的彻底垮台;
  ③ 1989年4、5月间,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访华前后,北京发生政治风波,随后江泽民开始为“第三代”领袖;东欧各国却相继发生“政变”,有些国家的领导人被处死;
  ④ 邓小平于1997年2月19日去世,1998年南方大水,洪灾夺走许多人生命,1999年的“科索沃战争”,北约飞机在为时78天的狂轰滥炸之中,不顾国际公约,悍然轰炸中国大使馆,事件虽然没发生在中国的北京,但是轰炸时的时间却是这一年的5月7日;当年12月31日,叶利钦将俄罗斯总统的位置让给了普京;
  ⑤ 2003年的“非典”,发生在“伊拉克战争”期间,恰好还是北京的“灾情”最重,还是发生在四月、五月间。
  看,多么规整的数字规律。请问,地球上的人类,谁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挥洒如此之“大手笔”?
  可以肯定的是,前面的规律非常规整,而这一次与“伊拉克战争”并生的“天灾人祸”,肯定还会带来人们意想不到重大事件……
  
  八、再看发生在2004年的微妙巧合
  
  2004年为农历甲申年,而吴三桂引清兵入关的1644年(清顺治18年),同样是农历甲申年——距今恰好经过六个“甲子”的轮回——六个60年相乘为360年,恰好为两个180年——似可理解为两个180度的大转折。
  第一个大转折分为两大步:
  满洲人入主北京→孙中山推翻满清王朝建立中华民国;
  蒋介石独裁民国→毛泽东推翻蒋家王朝建立新中国。
  第二个大转折也分两大步:
  中国共产党的第一代领导集体让中华民族的脊梁挺立起来→第二代领导集体带领人们与世界文明接轨;
  中国共产党的第三代领导集体带领国人迈入强国之列→第四代领导集体将把中国建成真正繁荣富强的大国——强国富民,2004年是非常关键的一年。
  除此之外,清兵入关的1644(年)这组数字也有巧合:
  如果把1644分为两组,即16和44,恰好与中共16大和2004年与第四代的数字巧合;
  2001年10月7日在沈阳五里河体育场的那场打入世界杯的足球相关的数字巧合,其实也很微妙:赛前中国队积16分,而此前中国人已经盼望了44年。
  
  与重大历史事件的数字巧合:
  2004年恰好是中华民国成立93周年;毛泽东生于1893年;邓小平93岁时去世;
  2004年恰好是中国共产党成立83周年;毛泽东83岁时去世;袁世凯曾经当过83天的洪宪皇帝;俄国十月革命于1917年(11月7日),中国共产党于1921年成立,美国于1945年开始称霸世界——把这三个重大事件发生时的年代相加,得数恰好是83(17+21+45=83);
  
  1966年和2004年的除夕和春节的公历日期的数字巧合也是十分微妙:
  1966年的春节为1月21日,不仅月、日数字与列宁去世时的月、日数字1月21日(1924年)巧合,若把数字相连为121,在以中间的2为中轴划线,则往前可划为12——与中华民国元年的年代数字1912巧合,往后划则为21——与中国共产党成立时的年代数字1921年巧合;
  前苏联于1922年(12月30日)成立苏维埃联盟,至今已经82年(2004-1922=82),把82这组数字颠倒过来为28——毛泽东于1976年去世,至今恰好28年时间;
  2004年的除夕为1月21日,与列宁去世时的月、日数字1月21日巧合;而1月22日为春节,而日期数字1月22日不仅与列宁出生时的日数字1870年4月22日、同治九年农历三月二十二巧合;而2004年的年代数字也与邓小平出生时的年代数字1904年巧合,春节的公历数字22日还与邓小平的生日数字8月22日巧合;
  2004年为闰年,公历的2月份为29天,比往年的28天多了一天;巧逢农历闰二月又比往年多了一个“二月”——两个“二”的重叠,又与众多的“22”巧合了。
  查阅万年历就会知道,近代春节到来时间最早的就是1966年的1月21日和2004年的1月22日。这两个春节,单论日子虽然只有一天之差,然而时间间隔却是38年。这里还有一系列的巧合数字,依然十分微妙:
  孙中山生于1866年,邓小平生于1904年,时间间隔为38年,数字巧合似乎不是偶然,而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时恰好为中华民国38年——与38这组数字的巧合很多,这里不一一列举;
  毛泽东去世已经28年,而28可分解为还有4.7(4×7=28)或7.4(7×4=28)这两组数字,而慈禧太后实际掌握朝政47年,斯大林74岁时去世;
  还有,到2004年美国已经称霸世界59年,恰好与孙中山去世时的年龄59岁巧合,与袁世凯出生时的年代数字1859年巧合……等等等等,有许多巧合的数字都巧遇在2004年。
  再说明一下,1644年为农历的甲申年,2004年亦为农历的甲申年——1644年至今整整历经360年——一个大“周天”,中华民族也完成了由盛至衰,然后再经“落”到“起”到“盛”的大轮回——再有十年的光景,也就是说到了2014年,一个真正的领土完整、繁荣富强的中华民族大家庭会让世界人民刮目相看的。
  我想,这些数字巧合如此多地集中到了2004年,绝非偶然——2004年,不论国内和国外,似乎都会有重大事件发生,而中国必将强大、美国必将继续衰落肯定是“定数”……当然,因为受“政治条件”的左右,有些事我是不敢冒然提出来的,如果有对历史与数字感兴趣的朋友,也可以依据史料,寻找某种巧合,某些“定数”也许会让你大吃一惊。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我依据历史中的某些“定数”推算的,或许有我疏漏或失查之处,难免搞笑,如有不实之处,还请各位多多赐教!
  
  另有补充
  毛泽东生于1893年,邓小平生于1904年,若把两位伟人的出生时的年代数字颠倒一下,恰好与中华民族开始衰落,世界近代史开始划界的年代数字巧合:① 1893年颠倒过来为39——第一次****战争从1839年的6月3日虎门禁烟开始升级;1904年颠倒过来为40——史学界习惯于把1840年划为古代史与近代历史的分界线;
  列宁(54)岁时去世,斯大林19(53)年去世——54与53相加得数为(107),巧合得是,俄罗斯总统普京的就在1952年的(10)月(7)日出生;
  美国的克林顿政府为53届,小布什政府为54届——54与53相加(54+53=107)得数依然为107,而小布什政府在“9.11恐怖袭击”之后开始的“反恐战争”,恰好就是在2001年的10月7这一天在阿富汗打响的。
  2001年9月21日,因李登辉“已严重违反党章第四十三条的“违反本党……之决议”、“恶意攻讦本党,损害党的利益”等规定,因此不得不撤销他的党籍。这是国民党创党107年以来,第一次撤销前党主席党籍……等等。
  好了,所谓的“历史的规律”大致如此,我暂时计算到此。
  当然,这只是我的一家之言,而且我正在探索之中,很可能会出现谬误。因此我期待着对此感兴趣的朋友,或沿用我的计算方式计算,或是采用你们认为更合理的计算方式计算,或是帮我查找我尚未发现的数字巧合,或是用你们计算出来的结果将我驳倒。
  再次说明,上面的巧合的数字之中,有些是“起数”,有些是“落数”,有些是“起落数”,有些是“承运数”,有些就是“定数”——或加或减或乘或除,得到的都可对应重大历史事件,绝不会出错!
  还有说明,与其他事物一样,“历史规律”也有分支,政治的、医学的、文学的、艺术的……等等,各有各的规律,但是政治是“主流”——也就是主权国家的“主权”最为重要。
  遗憾的是,由于我对预测未来的“起落数”的规律尚未完全掌握,曾经在台湾问题的预测出过问题——“起落数”的规律用错了。但是我会吸取教训,更加细心地探索。如果哪位朋友对此感兴趣,不妨自己演算演算,不仅可增加历史知识,对我们这个世界有新的认识,说不定你也许能够帮我一把。
  
  九、所谓“万物之灵”,其实是地球人的“自恋情结”
  
  天下之事,凡事都有定数,一切偶然都在必然之中。
  这就是我用数字演算历史之后得到的结论。我不能不为这个结论感到悲哀。
  绝非杞人忧天,自寻苦恼,让我感到悲哀的是:
  我所演算的这些“另类数据”,其实与历史事实的微妙链接无懈可击,也可以说没有任何虚假的成分(也不可能掺假),即使演算过程中有些牵强附会,但是毕竟有“强”可“牵”,有“会”可“附”;面对多方搜集来的史实资料,白纸黑字,全都是铁打的一般,皆有来处,并非空穴来风。再看那些依据史实演算出来的“另类数据”,我纵然不愿接受,却也无法推翻这些数字与历史巧合而成的“定数”。
  尽管近乎“宿命论”的结论令人十分沮丧,然而通过一番演算,却有新的发现,让我倍受鼓舞:通过已经得到的众多数据可以看出,目前我们的国家正处于国运昌盛时期,国人的日子,以后会越来越好。
  定数之内,天遂人愿,强大的中国定然会蒸蒸日上,越来越强盛:
  等到历史的脚步走到本世纪四十年代中叶,一个由56个民族组成的,真正繁荣富强的中华民族大家庭,一定会呈现在世人面前。
  可以预见,二十一世纪是中华民族复兴的世纪,是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世纪。这,不仅仅是人们美好的理想,而是“天数”使然,谁都无法改变。
  天随人愿,中华振兴,指日可待。
  现在我理直气壮地把我的新发现公布出来,其实已经不惧福祸。
  对此,那些面对现实而不敢正视现实的“纯属偶然”者们,肯定会有非议。说不定会赏给我一顶“伪科学”或是“宣扬封建迷信”之类的大帽子。
  对此我早有心理准备。因为我推出“另类数据”的时机欠佳。
  不合时宜,也许还是一个定数。
  曾经有人这样和我辨证:与道光皇帝、咸丰皇帝、慈禧太后和毛泽东、蒋介石等人同一时刻降生的世人何止成千上万,演算这些人的相关数字,数据都一样,同样有巧合,说明不了什么问题。
  我说,特定的数字,不仅体现在所谓的生辰数字上面,还与他的特定的人生历程有关,其实福祸很难由人。几乎可以这样认定:定数之中,人力其实有限——应该什么时候发生什么事,实际上时间数字上早已排定。所谓人定胜天,实则很难落实。
  不可否认,你可能与毛泽东的生辰数字相同,但是你没在28岁的时候,也就是没在1921年参与创建中国共产党,没在1927年的9月9日领导秋收起义,没在28年以后的1949年的9月9日经由香山而进入北京城里与民族精英筹商建国大计,也没在开国大典的天安门城楼上宣布“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因此你就不可能在49年之后的1976年9月9日这一天引得万民洒泪,举国悲恸——
  伟人的生命,其实只延续了十分钟就不能在9月8日这一天去世,因为还有几个9 月9日需要“历史的巧合”
  ——毛泽东的9月9日就是定数。
  定数,需要多方面的巧合。何况还有传说久远的“八三四一”,同样是一组神奇的“另类数据”,让人津津乐道,久传不衰,越传越神……
  想想看,如毛泽东一般的数字巧合,你能够找到第二人吗?
  伟人的定数与国运息息相通,与社会历史发展进程的“另类数据”无比巧合,巧合得天衣无缝,绝非寻常之人可比。不服气吗?好吧,那你就把自己的有关数字演算一番,看看属于你的“另类数据”,能有几多数字巧合可与国运相通?
  以理服人,不服不行。虽说“天生我才必有用”。然而能够救国救民的天才,都在定数之内诞生,或起或落,一丝不苟。
  虽然说是定数,其实也是变数。看过我的《数字演义》,人们也许能够悟到:
  不论什么数字,只要融入人类社会历史的发展进程之中,有起必有落,有落必有起,何时起何时落,看似杂乱无章,其实数字的组合演变具有规律,而且规律性非常强:一就是一,二就是二,没有零点五,也没有一点二。
  那么,面对众多的数字巧合,人们也许会问:为什么会产生这些“另类数据”呢,又是谁在暗中操纵这些神奇的数字?对此我有一个比喻:
  我们生存的地球就象一台巨大的电脑,是“硬件”;人类社会历史演变过程中出现的这些数字巧合,则犹如事先编排好的运行程序,也就是“软件”;那些影响人类社会正常发展的天灾人祸可算“电脑病毒”;而那些举足轻重,能够改造社会,造福人类的伟人、良医、科学巨匠、艺术大师们就是能够消杀“电脑病毒”的“杀毒软件”。
  我们依据现代科学可以推定,地球这个“硬件”是宇宙中固有的,是无数个天体中的一个,定义为行星,能够公转或者自转。
  那么,谁是这些“软件”的编程者呢,谁又是“电脑黑客”?
  谁有那么大的能量,能够如此娴熟地操纵地球这么大的一台“电脑”?
  实际上答案非常简单:能够以“另类数据”编排程序操纵我们这个社会的“电脑高手”,其实就是我们的宇宙邻居——外星生灵。
  在这里,我之所以敢这么推定,是因为地球上的人类没有那么长的自然寿命——凭借短短百十年的“阳寿”,地球人根本不可能把已经延绵万千年的“地球史”,和世上万物进化演变的“历史程序”编制出来。
  缺乏最基本的“编程”条件,地球上的人类,谁都无法充当“电脑黑客”。
  通过演算数字得出的这些巧合,稍加思考你就会发现:多年来我们一直苦苦寻找的外星人或是“地外文明”,其实一直在关照着我们地球人。
  可以肯定,他们(或是它们)掌握的科学技术非常发达,决非地球上现有的科技含量可比。亿万年来,他们以高于地球文明几十倍、几千倍,甚至几万倍的科技能量,无时不在地左右着我们这个社会。
  凭借已经掌握的高能量,高智能的外星生灵以他们事先编制好的“计算机程序”,远远地遥控着,但却牢牢地控制着我们的人类社会,或发展、或倒退,或贫穷、或富强,或称霸世界、或丧权辱国,全都取决于他们编排的程序。
  他们是上帝,也是魔鬼,更是策划“人类世界连续剧”的“编剧”,也是隐在地球之外的“大戏导演”;而我们只能充作“演员”,或扮主角或饰配角,或演悲剧或演喜剧,或贫或贱,或尊或贵,或起或落,完全被动地任由人家暗中操纵——
  在地球这个大舞台上,不论大国、小国、穷国、富国,不论伟人还是平民,也不论穷人还是富人,只要他是地球上的人,无论男女老少,无论尊卑长幼,统统都是上演人间戏剧的特定演员,缺一不可——该生则生,当死则死,该进则进,当退则退,恰如棋盘上面的棋子,各有各的用处。
  不是我在发高烧,胡说八道,历史巧合中的“另类数据”足可以说明一切:
  人世间所有的灾难都出自于他们,所有的欢乐也出自于他们,UFO或麦田怪圈之类是他们的杰作,病菌与疫苗同样是他们的成果;而克隆技术的出现,不仅弥补了达尔文在《进化论》中的缺陷,久远的鸡与蛋的争论,其实用“克隆”这两个字便可作结论……等等等等。
  由此可见,所有发生在我们这个星球上的种种难于用所谓现代科学解释的“神秘现象”,其实都是他们编排出来的“程序”。
  由此推想,他们在很久以前也曾经生存在我们这个星球之上。
  后来,他们又以他们已经掌握的高科技征服了别的星球,随后整体迁移走了,留下地球这个曾经属于他们的天地,作一些改变:
  以洪水或火灾毁灭一些地球生物,譬如恐龙;随后再把所有的生物物种的远祖细胞克隆出来,然后就按他们曾经走过的道路,复制他们在地球上的过去——就和我们想要征服月球,征服火星,不间断地探索月球或火星、木星们的奥秘,想象着向宇宙中的其它天体移民一样,借以扩展人类生存的空间。
  说不定,我们现在使用的煤炭、石油之类能源,金银铜铁等类矿藏,就是他们当年所遗弃的“工业废料”……
  由此可见,所谓“万物之灵”,其实是地球人的“自恋情结”。
  不论怎么说,发现“另类数据”也是一种悲哀。
  通过探索数字巧合中的某些规律,让我不敢相信,却又不得不信的现实就是:与我们的宇宙邻居相比,那些总是让我们引以为豪的地球上的所谓“先进的科学技术”,其实还在科技发展的婴幼儿时期。
  纵然悲哀,我们也要面对现实。
  尽管定数存在,该起则起,该落则落,大势难以由人,然而数字巧合,需要一定的步骤。我们要想完成一件事,也就是说你想要完成一个程序,应该怎么办,还要尽力去办,不可有丝毫大意。
  不论成败,只要是你所应该走的步骤,一定要一是一、二是二地如数走完——差一步也无法完成特定的“巧合”。
  万里长征,始于足下,就是绝对真理,无可辩驳。想要成功,不论前方的路多么难走,哪怕荆棘与坎坷遍布征途,你也要披荆斩棘,坚定地,一步一步地走完。
  只有这样你才能够成功——差一步,你都不可能走向胜利。
  眼下时髦的“重在参与”,说是奥运宗旨,其实与古人所说的“听天命,尽人事”是一个道理。请记住我的忠告:
  应该走的步骤,必须走完,不可有丝毫大意,更不可有投机侥幸之心理。否则,你就会一事无成——即使偶尔也有侥幸,但是投机而来的那些“幸运”事,绝不会长久伴随心术不正的投机取巧者。
  这,就是定数。定数不是所谓的封建迷信。
  当然,由于社会环境不同,平时所接受的教育方式不同,人们所持有的观念也不可能整齐划一,因而对于我的推断,你可能并不认可,以为我这是封建迷信,说不定会嗤之以鼻,也许会有争论。
  我说,有争论应该是好事,毕竟人吃五谷杂粮,不可能事事正确。知错必改,有错纠错,说起来是人的美德,其实也是一种科学。只要你的论点清楚,论据正确,我就会拜你为师,和你一起探索。只要我们的探索对于我们民族强盛有好处,对于整个人类社会有好处,我们就应该精诚合作,奋力攻关,即使困难重重,也会其乐融融。
  既然要作学问,我反对既不调查也不核实自以为是的“想当然”。不论什么事,存在就是合理,这句话应该是真理。一事当前,单凭经验或者单凭自己的主观武断而“想当然”,其实也是迷信,或者说是真正的愚昧无知。
  我们不能否定一切。面对现实而不敢正视现实者是懦夫。面对现实而极力否认现实者则为霸道,实则还是愚昧。
  数字社会,我以数字演算历史,尽管结论有些悲哀,也是一大发现。
  我相信,作为前无古人后有来者的新发现,人们对“定数”的研究,以后肯定会成为一个热点。
  我敢断言:今后不仅我还会继续研究“定数”,别人也会跟着我一起研究“定数”;不仅中国人会用心研究“另类数据” 如何才能“与历史微妙链接”的奥秘,外国人也会研究这些“另类巧合”。
  可以说,我的发现为以后的探索宇宙奥秘,进而与我们的宇宙邻居相互沟通,友好往来,找到了一个新台阶。
  当然,既然是新发现,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做过,起步肯定不会顺利。
  我深知:在如今这科学技术日渐发达之际,仍有邪教组织兴风作浪;在反“伪科学”呼声日益强烈之时,仍然有人利用科学造假,蒙蔽世人;在破除另一种迷信的同时,还有人巧借政治因素投机,自我尊大,以为“天下老子第一”,心怀叵测地以真正的愚昧炮制另外一种迷信的时候,在科学与俗见并存、真知与伪学难辨的氛围之中,我以“另类数据”演算历史,需要的不仅仅是知识和远见,同时需要胆量和勇气。
  我有这种勇气和胆量。因此我想到了撰写《数字演义》。我要以确凿的数据和无可辩驳的史实作证:所谓“万物之灵”,其实是地球人的一厢情愿;地球上的生命与文明,并非宇宙中的唯一;我们的科学能量,与我们的宇宙邻居们相比,还差得太远太远。
  应该提高我们的科学认识:妄自尊大,否认地外有天,将会延误时机,失落科技进步的大好机遇。




4上篇文章:慈禧受辱相国寺
4下篇文章:难以置信的二战史料

热点推荐
· 解析近代史中众多的
·灯谜联难倒君臣
·乾隆皇帝的自贺联
·东林党人的一副名联
·纪学士对句谢皇上
·纪晓岚续联气先生
·杀功臣最多的开国皇帝
·“一枪戳出穷鬼去”
·有趣的回文联
·唐伯虎的谐音异字对儿
贺卡传情